2013年1月25日

20130125、深水埗




昨天我無論如何翻找自己半年多以年拍下的照片,
發現適合放入相本的可能不夠100.迷茫感覺從心底浮起.自己的照片原來都一直只是停留在自我陶醉的程度而已.
雖然平常會在通勤時間打開書本閱讀,但近來卻無法提起勁.
今天發現了旁邊坐著的是一個將手提dvd(一個幾乎已不屬於這個年代的產物)捧在大腿上的上班族,正在津津有味地欣賞電影.

最令人感到期待的一刻應該是坐著公車回家時,從車廂中拿出相機的一刻吧.
一天中從工作流失的能量彷彿透過這件小型機械回流身體.頭蓋上的天線一瞬間被激活,街道上散發的電波接踵而來.

平日在街道上拍下花花草草,其實並沒有甚麼意義呢
拍攝最重要的不是相機,只要可以拍照的話,甚麼相機都可以呢
照片本身沒有藝術,沒有原創性,我們做的只是複製影像,現在充滿著這種陳腐的思想
這幾句話是昨天在看森山大道先生的dvd時印像最深刻的說話.

我既不懂深奧的道理,沒有優秀的攝影技術,沒有昂貴的相機和鏡頭.被人家拜託拍團體照時我會不知所措,只會轉回程序模式或自動模式.身體好像不聽呼喚似的.自己就像是一群白羊中的黑羊.當自己是身處團體照片當中的配角時,卻會手心出汗,無力裝出笑容.1,2,3笑這些簡單的指令就像複雜的程式碼一般.旁人將手放在肩胛骨上,徬徨的感覺就更是強烈.笑容變得生硬,可怕,不知所謂.無論誰看這張照片,都會留意到那個不倫不類的笑容,並覺得嘔心.
不論你如何假裝,披上雪白的白羊衣裝,你的心還是一隻無法融入群體的黑羊.
眼球遊走在電腦的屏幕上,再次檢視自己的照片時,不禁反問起:
我為甚麼要拍下這些照片?
快門和指尖的距離有多遠?

照片大多數是圍繞在自己家的附近;畢竟每天下班後都會經過嘛
通常都會在長沙灣道近黃金電腦商場附近下車後,總是會朝家的反相向走去,
旁邊的是成衣批發店,模特兒人偶會穿起精緻的衣服盡顯美態,每次經過的我都總是忍不住接下快門,將它們的媚態記錄下來.
然後出現兩個選擇在我的腦海中:
往左走,然後轉入福榮街?
往右走,然後轉入北河街,鴨療街?
今天我就選擇後者吧.
 
穿梭鴨療街時拍下的是有綠色鐵皮保護,將貨品隨時掛起,或是整整齊齊地排列的二手相機攤檔和玩具店.淡黃的街道攤檔中雪白的日光燈,勾起小時侯被爸爸牽著手在玩具攤檔中遊走,音樂響亮的火車組合,遙控推土機,卡通人物玩偶.雖然這些孩子有部份是被捨棄的,但從它們身上仍穩約感受到舊小主人的心情;每個小主人都是大導演,替這些玩具度身訂造角色,每天都上演天馬行空的劇本.



 
新鮮麵包的香味,海味的鮮味,水果的甜味永遠都是充滿這條北河街.馬路旁的攤檔和鴨療街一樣頂著綠色的帽子,不過賣的是平價衣服,鞋子等等.就算長大成人後的我在假日時一樣會背起相機,跟媽媽一起在這附近散步,聽她訴說還是孩童時的我會做出的種種傻事.小販們那響亮的叫囂從不會令自己心煩意亂,反而有:!這才是深水埗!這樣的感覺呢.
往西九龍中心方向走去,左邊再沒有攤檔,跟右面顯現出強烈的對比.道路的右邊仍然有不少的小攤檔,但售賣的貨品就變成二手電腦和玉石.左面則是十元商店,平價但不耐用的中國製物品在內有售.

每一天下班後的我就是這樣背起相機,穿走這些橫街小巷,拍下屬於我們一家的深水埗.對吧,我拍下它們的原因,就正正是因為這樣做,既不用裝笑,他人也會無視自己身上的黑衣,我也可以隨心所欲地拍下想拍的事物.